中文|English

所幸那蒸盘大到离谱,不然要表演吃筷子了 发布时间:2018-12-18 13:58

大年初一要起早床,到大厅里去拜年。一大家子小孩儿站前排,大人站后排,双手合十地厅前厅后拜三拜,奶奶嘴里总是带着最小的那个嘴里念叨:“考大学哟,上清华哟。”想到我小时候也是这么被奶奶带着被念叨上清华,总觉得挺有意思的。拜完后要在大门口点上一串爆竹,表示我们家的祖宗已经拜完了,待几家爆竹都响过,各家都端着自家的米酒、吃食到老祠堂去。
老祠堂是真的老啊,比谁家的老房子都要老,新祠堂建在镇上不方便,于是大家过年还是聚在就在家旁边的老祠堂里。我是族里的“崇”字辈,父亲是“番”字辈,爷爷是“正”字辈,太爷是···总之各个字辈都得有人在场,表伯会激情的叫着谁谁谁,大爷会推着人坐在位子上,堂叔总让人多吃点。场面热闹,甚至吵闹,不习惯的会很烦,比如我;但不管习不习惯,谁都会期待这时候。
一个成年人环抱才堪堪抱稳的大蒸盘抱上了桌,一大家子上下十几口人那么多双筷子就一点儿不客气直接扎了过去。所幸那蒸盘大到离谱,不然吃筷子也该成为和春晚一般在每年除夕上演。